对“童话作文”的评说

也说“童话作文”


阅读这篇文章,好似和吴勇老师一起亲历了一次次 “事件”,共同领略着“童话作文”带给我们的精彩。


“童话作文”在全国有一定影响。翻开教学期刊,经常与“童化作文”相遇;参加教学研讨,时常能听到吴勇的声音。吴勇的这篇文章,以一种“朴素而真切”的文风,叙述自己的教学主张。我一直认为,作文联结着健康的生命。它具有原点价值,“是重要的起点,是准备的阶段,是守护的岁月”。在初学习作这个阶段,追求童心童趣的价值取向,我认为重于“黄金”。老师正是以“守护”的情怀,为儿童写作指明了那朴素而又真切的走向。基于这种价值取向,老师把我们带入到作文现场,提出了三个“最”——


一是“梦想”是最丰富的写作资源。基于广泛的课外阅读基础上的习作教学:名作新写、名作补写、名作串写……如果说,这些基于阅读的写作仅仅是为了丰富学生的写作资源;那么,那只飞翔在操场上空的垃圾袋,那撞满怀抱的雨点它们在孩子们笔下精彩呈现的意义,已不仅仅在于写作资源的丰富了。


二是“交往”是最真实的写作动力。这一章节,作者不仅通过案例为我们展示了如何激发学生的习作动力,更值得我们深思的是,我们如何呵护学生的写作动力。“谁动了我的语言”,这一声发问振聋发聩。


三是“文心”是最持久的写作指导。文心内涵之丰富,作者未能一一展开叙述,而是以三个小案例为我们描述了“自我心”、“柔润心”、“朴实心”。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柔润心”,若没有一颗柔润心,笔头将比刀斧更冷硬。写作是一件非常自我的事情,离开了自我,失去了自主,言语就会灵魂出鞘,魂不附体。


这三个部分是有内在的逻辑性的。但在我看来,三部分解决的都是“文心”问题,即儿童表达的兴趣、需求,进入儿童的意义场、“审美场”。儿童是以梦想的方式与世界接触的,把握住“梦想”,不但把握住是资源,更是把握住了儿童特有的思维方式,它促使学生进入到那个“场”。注重“交往”,可以让学生有读者意识,这也是解决文心的问题。好的作文教学不能降低在技术层面。美国学者巴特克曾这样写道:儿童文化可以看作为文化海洋中的一座岛屿,文化海洋拍打着这座岛屿的海岸,雕琢着他的周边……”儿童文化无时无处不承受着成人社会和成人文化所施与的巨大影响和压力。重视儿童的“文心”问题,就是要守护“儿童文化”这座“岛屿”。——我认为这是“童化作文”最有价值的东西。当然,在“童话作文”下,如何建构系列的教学技术,这是可以进一步探索的。


吴勇是“教海探航”获奖的专业户,一、二等奖加在一起十余次了。什么样的稿子可以入围教海探航?这篇稿子给我们的启发是多方面的。借用吴勇的一个词,我以为就是“文心”。质量高的稿子总是有“我”的存在,我的主张、我的教学场景及扑腾在文字背后“我”的心灵。在这方面,读者可以好好地去研读。

《对“童话作文”的评说》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