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学生的智慧指向心灵看到的地方

让学生的智慧指向心灵看到的地方


——评祝禧的《推开窗儿》


■魏星


 


窗,一个非常有意味的词。这节关于窗的主题阅读课,也是一扇“窗”,从这扇窗可以看到什么呢?


我们再来回味一下这节课——


教学从生活世界开始,“推开你家的窗儿,可以看到什么,听到什么呢?”学生开始对“窗”有了感觉。接着阅读《神奇的窗》等诗文,学生的感觉精细了,窗儿成了“我的嘴巴,我的鼻子,我的耳朵,我的眼睛”,阳光进来了,花香进来了,歌声进来了,月儿进来了,……不知不觉地,学生转换了角色,开始与作者一起想象,一起创作。此时,窗的意象的美,语言文字的美,和有感情朗读的美,让学生陶醉了。当老师诵读美文《天窗》,教学进入一个高潮。课堂很静谧,学生变成了天使,就像《哈里波特》中的神奇话面,他们从“天窗”进进出出,“我站在星星上,往下看见大树在路边跳舞,它们挥舞着自己的手,和我打招呼!”“我飞出了天窗,看到了小鸟向我飞来,听到了海浪拍岸的声音,那时的我很舒服、愉快。”……梦幻一样的境界,让人感动,让人沉静!其后,师生探究“窗”是怎么来的,窗的古文字是怎么写的,带窗的古诗句有哪些。身置其中,教室俨然成了“国学讲坛”,学生穿过美丽的语言,去享受一个中国少年对中国文化理所当然的继承权!最后,教学落点在一幅园林画上。窗,不出户而知天下。课上到这里,在学生的心目中,这仅仅还是一幅画吗?

这就是我们在这节课看到的课堂生态!这就是学生所经历的积极变化!在这个过程当中,学生经历好几次转换:生活中的窗到作家笔下的窗——“世界”向“作者”的转换;细读文本是怎样表现思想感情的——“作者”向“文本”的转换;移情体验,如“那你觉得眼睛,耳朵,鼻子呀,会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闻到什么呢”的提问—— “文本”向“读者”的转换。就这样,祝老师引导学生在“文字语言”和“文化心理”之间、“共识层面”和“纵深层面”之间、“原初意象”和“艺术意象”之间激活、打通。正是因为完成了多次“转换”,学生逐渐建构起“窗”的文化解读:“形”的感知——认识窗及作用;“情”的影射——体验窗的神奇和灵性,打开心灵的窗儿;“意”的揣摩——探究“窗”所承载的思维、文化,对启人哲思的地方以心悟对;“境”的沉浸——沉醉在窗的意境当中。

作为一种原型意象——“推开窗儿”,它成功地唤醒了学生心灵深处的记忆,引发了无限的遐想。一位哲人曾说:“儿童承袭着人类最初的诗性性格,他们的智慧既指向了眼睛看到的地方,也指向心灵看到的地方。”祝老师的这节课,就具有一种诗性性格和审美气质,让儿童的智慧指向了心灵看到的地方!


从这节课,我们看到了一种教学追求。这种追求,借用古人的话来说:


择高处立:这个高处就是“文化”。推开窗儿,风景进入视线,这是多么惬意的事情。“推开窗儿”,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艺术,人与自我,和谐地联在一起,这又是多么高远的意境。正因为这节课立意高远,语言学习活化在情境体验之中,直指孩子的心灵,所以创造了一个融通共生、自由和美的境界。语文教学就应该让学生钟情于语言文字,并透过语言文字追寻到它的“根”及“根”的延伸,活化传统文化,让他们走进精神高地,实现智慧、人性的丰赡和提升。


“在祝老师的引导下,我重新认识了窗户,了解了窗户。窗儿是通往外界的奇特的门,打开它,光亮会进来,鸟语花香会进来,缤纷绚丽的世界会进来”“ 今天的课让我觉得,心灵就是一扇窗户,一扇最美的窗户。窗子不再是普普通通的了,是充满了色彩的”……课后,孩子们情不自禁地表达自己的感受,说明他们的情智生长了,视野打开了,心灵舒展了。


就平地坐:这个平地就是“语言”。这节课没有凌空蹈虚的感觉。我特别欣赏的一点是,从细读的诗文到老师诵读的美文,从文字的演变到古代诗文,最后到关于窗的哲思,整节课紧贴着语言的地面,穿过词词句句的丛林,打开一扇一扇文化的风景。这就是一种有根基的教学,是语文教学的“回家”之旅。也就是说,祝老师坚守着语文教学的优秀传统,以“语文的方式”教出“语文的味儿”。这种味儿不是强加给学生的,而是让学生充分活动,有时表现在对文本的静思默想中,有时表现在学生摇头晃脑的吟诵中;有时体现在教师绘声绘色的讲解中,有时体现在学生言语交锋的对话中;有时体现在物我两忘的体验中,有时又体现在文思泉涌的言语表达中。从“活动教学”到“文化语文”,二者不是割裂,而是合一。语文教学中的文化,黏在语言上,“化”在活动中。


向宽处行:这个宽处就是“生活”。“就平地坐”不是画地为牢,而是向生活更深处漫溯。这节课,将儿歌、古诗、现代散文、音乐、图画等多种资源有效整合,并巧妙地与生活编织在一起。祝老师的课启发我们:语文离不开汉语语境、人类文化、社会生活和学生的言语生命精神这些根基和原点。当然,语文和这些根基与原点之间不能划等号。它们之间存在着微妙而精细的触点接口。“文化语文”的实质就是要在这些触点接口上下工夫,在连接沟通激活上下工夫,要提供尽可能多的机会、环境和氛围,才能使学生语言的活性本能地得到滋养,得到培植,得到发展,最终成为学生思维的活性、心灵的活性、言语创造的活性、文化的活性。


这是一种美的追求!我的理解,“文化语文”就是按照美的规律塑造的语文。从美出发,这节主题性阅读课型鲜明地体现出三个特点:


一是具备大型化,体现整体美。“打开窗儿”,统摄全局,一以贯之,它既是这节课的主题,也是这节课的“课眼”。五大板块:重识窗的作用、感受窗的神奇、阅读窗的景致、品味窗的灵性、推开心的窗儿,将诗歌、韵文、古诗等有机融合,将“窗儿文化”演绎得淋漓尽致。由此也看到一点,主题性阅读课关键在于找到一个主题,它就像一个胚芽,催生课程的生成。它在文本理解方面,具有吸引学生进行整体感悟、探究的牵引力;在教学过程中,它具有形成一个教学板块的支撑力;在课堂活动方面,它具有让学生共同参与、广泛交流的凝聚力。所以,祝老师的课给人的感觉很大气!


二是具备多元化,体现丰富美。主题性文化阅读课,即是一条多元的、动态的、内涵丰富的、富有情感和生命力的、融听说读写思于一体的教学主线,它既能包含阅读内容的丰富性和多元性,也能完成教学的获得知识、培养能力、发展智力、激发兴趣、陶冶情操、形成完美人格丰富而多元的任务。

三是具有层进性,体现动态美。五个板块具有层进性,处在一个从现象到本质,由具体到抽象,由感性到理性,由简单到复杂,由个别到一般的动态进程中。教学环节之间的“节点”清晰,能看到起点,也能看到终点,以最接近学生的起点走向最远的终点,整个教学流程就像一弯淙淙流淌的小溪,流淌地非常舒服、自然。每个板块的教学,都注意贴近学生,唤醒学生的感觉,在对话中生成教学内容。这节课的密度特别大,但并不是密不透风,每个板块都留有余地,如设计“我不知道      从哪里来,当我打开小窗,         扑了个满怀”的想象训练,学生俨然成了小诗人,自主参与“窗文化”的建构之中。

 “上善若水”、“厚德载物”。惟有文化是最坚硬、深刻而长久的。如果我们也能够像祝禧老师那样,按照美的规律设计教学,以自己对母语文化的由衷热爱去诱导学生,以自己深厚的文化积淀去唤醒学生,以自己的言语激情去引领学生,以自己丰富、博大、温暖的文化怀抱去感染学生,那么,我们的语文教学就会丰盈起来,既充满着语言的魅力,又充满着精神的魅力,学生也就会在“文化”的熏陶下受到感化、美化和净化。而一味追求“工具”,一味迷恋技巧、技法,一味克隆模仿,语文课岂不如水上浮萍?


祝老师的课,是一扇可以看到大美风景的窗。这风景是流动的,丰富的,迷人的。要站在文化的平台上教语文,创造出动人的风景,我们从祝老师的身上能够获得什么样的启示呢? 在我看来,首先要打破“惰性”:


突破惰性化思维方式。祝老师不满足“教材—学生”这种教学形态,自主研制校本教材,创生主题性文化阅读课程,这就打破了惰性化的思维习惯、思维方式,而使自己的教学打上了“创造”的烙印。“教学智慧的核心生成要素是较高水平的教学思维力。”(杜萍,田慧生《论教学智慧的内涵、特征与生成要素》)从“惰性思维”走向“融创思维”,创造性地处理好国家课程与校本课程、语言文字与语言文化、教与学等多重关系,在“融创”中求得突破。互生、互惠、互存、互栖、互养,是大千世界的根本之道,也应该是教学改革的自然之道。——“融创思维”,这是“文化语文”的内生机制。


突破惰性化生存状态。祝老师的课,让我们能感受到一种蓬勃的激情!把课堂实录连在一起读,会受到一种大境界的召唤!然而现实是,缺乏激情与创造,少了精气神儿,把自己置身于所教的“语文”之外,与学科分离,——在此过程中,也远离了学生,甚至也远离了自己,从而感到生活的无趣、空虚、厌倦,这就是很多语文教师的专业生存状态。“真正好的教学不能降低至技术层面,真正好的教学来自于教师的自身认同与自身完整。”(《教学勇气——漫步教师心灵》,帕克·帕尔默著,吴国珍等译,华东师大出版社2005.P10)祝教师是靠自己的底蕴上课的,也就是说,课堂教学上升到了“道”的层面。她与语文水乳交融而为一体,语文成了自己的一部分,“我”所教的不是外在于自己的,而是内在于自己的,它渗透着自己的感情,活跃着自己的心灵,闪耀着自己的智慧。如此像祝老师那样,我们就会心怀希望走进课堂,在“语文”中、在与学生的关系中获得精神的敞亮,教学艺术的明灯在课堂上高高升起!


做一个有文化自觉的语文老师吧!教师,不应只是知识的代表,而应是文化的代表。而文化,是在知识之上形成的一种修养、一种气质、一种精神、一种生活方式和生活态度。教师只有做到了“文化自觉”,才能具有宏阔的视野和高远的追求,具有高雅的文化品格和高迈的文化精神;他做人做事、教育教学,才能居高临下、纯净高雅、眼光独到;才能在令人眼花缭乱的“反文化和伪文化的花衣裳”(美国诗人罗伯特·弗洛斯特)中,使自己这个人,连同自己的教育教学变得像诗一样美丽,像交响乐一样振奋人心,形成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让学生感佩,并从内心升起一种暖暖的敬意。


——而把课上到学生心里,让儿童的智慧看到心灵看得见的地方,多么可贵而美好的情怀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