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教学新思维

写作教学新思维


——2011版课程标准的解读


写作能力是语文素养的综合体现。语文课程的核心任务定位在“学习语言文字的运用”后,写作的地位更加突出。与“实验稿”相比,新版课标的写作设计理念、框架不变,但回应了实践中的一些热点问题。认真梳理课标,笔者从中提炼出以下几对关键词:


第一对关键词:写话、习作


关于“写作”的目标,第一学段定位于“写话”,第二学段开始“习作”,这是为了降低学生写作起始阶段的难度,重在培养学生的写作兴趣和自信心。


——《语文课程标准》(2011年版)


这是课标修订时着重强调的。从第一学段“写话”,到第二、三学段“习作”,再到第四学段“写作”,这不只是名称的改变,而是一个新的发展路径的设计。这样定位、设计,学生“愿意”、“高兴”、“能够”、“容易”进行书面表达,降低了起始阶段的门槛。


当下,有些教师操之过急,一二年级就布置写作文。盲目的提前,处理不好会坏了孩子们一辈子的写作兴趣,削弱他们对母语的感情。在初学习作这个阶段,追求“乐于表达,易于表达”的价值取向,培植儿童的兴趣和信心,我认为重于“黄金”。


对于三到六年级的习作,也要坚持“用童心写童言”,不要盲目拔高。要准确把握各学段的目标,切实做到“心中有标,目中有人”。课标提出了四大能力的培养,即观察力、思考力、表达力、创造力。四大能力的培养不可分割,有机整合在写作实践中完成。为了便于研究,笔者试着将各学段目标分解如下:





























项目


第一学段(写话)


第二学段(习作)


第三学段(习作)


 


 


 


 


留心周围事物。


观察周围世界。


养成留心观察周围事物的习惯,有意识地丰富自己的见闻。


 


 


 


 


注意想好了再写。


开始学习在选材、构思、评改等环节有意识地思考。


初步学会在选材、立意、构思、起草、加工等环节,运用一定策略有意识地思考。


 


 


 


 



 


 


 


 


 


 


在写话中乐于运用阅读和生活中学到的词语。


 


根据表达需要,学习使用逗号、句号、问号、感叹号。


 


注意把自己感受最深的内容写清楚。


 


 


根据表达需要,正确使用冒号、引号等。


 


学习修改习作中有明显错误的词句。


 


能用简短的书信、便条进行交流。


内容具体、感情真实、文从字顺。能根据表达的需要分段表述。


 


根据表达需要,正确使用常用的标点符号。


 


能修改自己的习作。


 


能写简单的记实作文和想象作文。学写读书笔记,学写常见应用文。


 



 


 


 


 


 


强调兴趣,鼓励写想象中的事物。


 


能不拘形式地写下自己的见闻、感受和想象,注意使用有新鲜感的词句。


 


鼓励学生有创意地表达,写出自己的独特感受。


 


这样对比,我们就更能领会儿童写作的含义。拿“写话”来说,就是根据一定情境,“乐于运用阅读和生活中学到的词语”,把想说的话表达出来就行了。词句的积累及衍生能力,我认为才是写话的关键。有首小诗《我学写字》:“当我写上‘小绵羊’\一下子,树呀,房子呀,栅栏呀\凡是我眼睛看到的一切\都弯卷起来了,像羊毛一样\\当我拿笔把‘河流’,\写上我的小练习本\我的眼前就溅起一片水花,\还从水底升起一座宫殿……”每个词语都是有形象、有情感、有生命的。现在的问题是,学生天天在学语言,词语却匮乏、枯燥、无趣,就像夹在书页中的干枯叶片,失去了生命力。要加强写话教学,首先要重视、活化词语教学,帮助学生建立“心理词典”,注意提取、运用这些词语,把消极词汇转成积极词汇


再拿“习作”来说,第二学段做到“注意把自己感受最深的内容写清楚”,到了第三学段才要求“内容具体”,“能根据表达的需要分段表述”。这些目标与内容的设计,都值得深入领会、落实。盲目地提高要求,造成目标的“错位”和“越位”,就会增加习作的难度,效果适得其反。


第二对关键词:自主表达、有创意的表达


为学生的自主写作提供有利条件和广阔空间,减少对学生写作的束缚,鼓励自由表达和有创意的表达。


——《语文课程标准》(2011年版)


现实中学生习作的“束缚”很多,如过分强调“有意义”,造成空话、假话、套话的发生;过分强调技巧,造成作文远离学生的心灵。一位老师教学《我喜欢的一张照片》,还没上课,孩子们就说开了。一位学生眉飞色舞地说:“这张照片是我给爸爸拍的。那天是爸爸生日,可他并不知道,他对过生日向来很潦草。爸爸一大早就出门了,我和妈妈忙开了……到了晚上,终于有人来敲门了,是爸爸!当爸爸看到点燃着的生日蜡烛,惊得‘啊’地叫出声来。说时迟,那时快,我一按快门,就留下了这张照片。”说到这里,这个学生还做了个拍照的架势。


上课了,在出示话题后,教师进行方法指导:“怎样把照片的来历说具体呢?告诉同学们一个方法,就是要交待‘四素’,即时间、地点、人物、事件。”巧了,教师喊到了上述那位眉飞色舞的同学。这位同学得意极了,还没站稳,就开始说了:“这张照片是我给爸爸照的……”“时间?”老师打断了这位学生的话。“我忘了。”“什么季节?星期几?”“大概是星、星期五吧。”学生挠了挠后脑勺。“什么地方?”“在家里呗。”“哪些人?”……


学生在上课前,说得绘声绘色,然而在教师的指导下,突然“失语”了。这是什么原因呢?人,特别是孩子,本来有一种强烈的表现欲望。抒写自己的感受,发表自己的见解,这是人之为人的天性。因此,课程标准说“作文就是自我表达与相互交流”,实际上就是一种“对话”,与他人对话,与社会对话,与自然对话,也是自己和自己对话。当学生已经进入一个“对话场”,为什么非要把学生引入那个僵死的套子呢?


课程标准倡导“自主表达”,期望“学生说真话、实话、心里话,不说假话、空话、套话,并且抵制抄袭行为”。如果作文偏离了学生,偏离了学生自我的心灵,为作文而作文,就影响了孩子的文风,也影响到孩子人格的发展。学生自主表达,关键是站在学生的视角,创造适合儿童心灵对话的语境,让学生写自己的故事。好多题目或情境,无需多做技术的指导。有些话题比较“硬”,离学生比较远,可以加以“软化”。如写关于“坚强”方面的作文,学生可能一下子找不到写作的内容。有的老师引入绘本《勇气》:勇气是能留下一根棒棒糖明天享用;勇气是大方地向陌生人问好;勇气是不开灯就能上睡觉;勇气是勇敢品尝自己不喜欢的蔬菜;勇气是看见了美丽的花却能忍着不摘它……学生朗读着,同时也在体验着,不由得进入了自由表现的时空。当学生进入情景中去,欲罢不能,不写不舒服,作文自然也就生成了。


课标倡导“有创意的表达”,鼓励学生“使用有新鲜感的词句”。除此之外,在各个学段,课标都强调了“想象”的重要。儿童早期的思维方式,与“原始思维”十分相似,被称为“面向思维”。荣格指出:“对儿童来说,月亮是一个人或一张脸,或是星星的保卫者,乌云似乎是小羊、玩具,娃娃也喝水、吃饭、睡觉……牛是马的妻子,狗是猫的丈夫……”儿童喜欢充满稚气的幻想。顺应这一思维方式,应鼓励他们写想象中的事物,打开学生各种感觉。必须指出,文学的想象不能等同于心理学意义上的想象。教学《月亮的联想》,很多同学举起了手,我说,“想到小船的请放下手来”,“想到镰刀的放下手来”,“想到圆盘的放下来” ……孩子们的手陆续放了下来,过了一会儿又举起了手,想象得很有创意。接着我引导:常规的想象也能表达得很美,刚才你们想到小船、镰刀、香蕉等,能不能表达得美一些呢?学生再次思考如何表达。写作层面的想象,要与自己的心灵相遇,且注意用准确、得体的语言表达出来,而不能仅仅停留在“答案是丰富多彩的”上。


第三对关键词:写作实践、学会写作


写作教学应抓住取材、立意、构思、起草、加工等环节,指导学生在写作实践中学会写作。

——《语文课程标准》(2011年版)

课程标准提出的四种能力的培养,要在各环节教学中有意识地渗透。美国从小学一年级至高中教室里都悬挂着写作过程,即:构思——写作——修改——校对/编辑——出版/递交。经历完整的写作体验,才能在写作实践中逐渐学会写作。


“取材”和“修改”是两个比较重要的环节。平时的教学,要注意培育学生的“对话意识”:你有没有发现老师的眼睛会说话?在妈妈抚摸你的时候有什么感觉?奶奶的唠叨里包含着对我们的希望?你有没有这样的经历,爸爸沉默的时候比发火更可怕?今天你哭过了吗?笑过了吗?你听到了一幢大厦拔地而起的声音吗?……经常以这样的“问题”引导学生积累素材,根据要求学会梳理素材、提取素材。要特别关注学生对作文的修改,养成良好的修改习惯和方法。现在作文教学最缺失的是“发表或展示”的环节,老师出题、学生作文、老师判分,有写作而无交流、表现,从而失去了那种“我表达了,我受到尊重,也使别人受到启发”的乐趣。


课程标准倡导自主表达,但并不反对写作策略的指导。在取材、立意、构思、起草、加工等实践过程中,我认为有效的技术也可以帮助学生打开思路,创生写作的内容。课标反对唯技术化、唯理性化的教学模式,但并不反对有效的方法指导。比如可以通过头脑风暴、画思维导图或时间线表的方式发展学生的思考力,打开作文的思路。我教学《描写一种心情》作文课,以“生气”为例子,借助“思维图画”,唤醒学生的心理体验:生气看得见吗?生气听得到吗?生气闻得到吗?生气有滋味吗?生气可以触摸到吗?以“生气”为中心词展开思维脑图,学生思维的触须摆动起来了,打开了学生各种感觉,发现了有关生气的各种细节、形象,作文自然也就生动起来了。


每一次作文,都要让学生经历完整的写作体验,从中获得规律性的东西,逐渐养成习作的能力。


第四对关键词:作文评改、发展


第一学段主要评价学生的写话兴趣;第二学段是要鼓励学生大胆习作;第三学段要通过多种评价,促进学生具体明确、文从字顺地表达自己的见闻、体验和想法。

——《语文课程标准》(2011年版)

这是课标对各学段作文评价的定位,旨在促进学生作文的发展。“课标”将能否清楚、明白地表情达意作为重要的标准。然而在现实的操作中,作文评价中积弊难改的,我认为是“两高”:第一,过高地看重作文的思想、意义,抑制了学生作文的兴趣;第二,作文评价起点高,无论哪个年级,过分强调“文笔”,按照“优秀作文选”的标准衡量学生的习作。


小学习作要体现“小”的特点。2006年福建诸暨9岁男童郦思哲一篇107字短文获首届冰心作文奖一等奖,题目是《妈妈回来了》:“前段时间,妈妈去杭州学习,去了好长时间,可能有一个月吧。今天,妈妈终于从杭州回来了,我非常高兴!因为妈妈的怀抱很暖和,因为妈妈回来了,爸爸的生日就能过得更好,因为妈妈在家里会给我读书……妈妈不在家的时候,我很想她,想妈妈的感觉,是一种想哭的感觉。”是什么让这篇107字的短文脱颖而出?我觉得是本真、本色。作文评价不能过分拔高要求,学生能不拘形式地写下自己的见闻、感受和想象,注意把自己觉得最受感动的内容写清楚了就行了,力避“小文人化”的评价倾向。


传统的作文批改也要发生变化,“多批少改”并非金科玉律,“我改你看”不该是作文批改不变的面孔,“讲技说法”不该是批改唯一的内容。好多学生爱上作文,源于爱上批语。因此,我们应当换一种角色,换一种目标,换一种表达,让作文批改绽放最美的微笑。在教学实践中,有的老师将标准的内容,转化成可以操作的量表,让学生参与作文评价。比如,一位四年级的老师用这样的表格引导学生互相评价:


 


 


 


作文评价正负表格 


































 


评论员1


评论员2


评论员3


标题有意思


+


+



能根据情境写自己想想象中的事物


+


+


+


完整地叙述这件事


+


+



注意运用平时的词语积累




+


作文书写清洁、工整


+


+



能够根据给定的情境记述一件事情或介绍一种事物;能清楚地表达自己的意思;能够正确地书写;能正确运用学过的标点符号,这位老师将课标要求具体化了,经常这样训练,课程标准就会内化为学生心中的标准。


“科学化”的探索值得提倡,但要掌握分寸,不能陷入遣词造句、谋篇布局的“唯技术化”的套子。小学作文是启蒙作文,应该特别重视对写作兴趣、真情实感、写作过程以及写作过程中反映出来的写作态度等方面的“表现性评价”。江苏管建刚老师搞了一个作文实验,以“班级作文周报”为主阵地,创立了一套坡度性的激励机制:获得3张“刊用纪念卡”可以换取一张“作文新苗”奖状;再发表5篇,可以获得“作文小能手”称号;再发表7篇,就可以获得“班级小小作家”称号,有资格出期“个人专刊”。当班级整体写作状态有所回落的时候,举行“最受欢迎的作文”,“没有错别字的作文”“最另类的作文”,“构思最巧妙的作文”“引起轰动的作文”等评比,想出各种办法来激活学生的作文动力。——在写作教学中,“动力”始终是第一位的。


第五对关键词:有机整合、技术与网络


要重视写作教学与阅读教学、口语交际教学之间的联系,善于将读与写、说与写有机结合,相互促进……积极合理运用信息技术与网络的优势,丰富写作形式。

——《语文课程标准》(2011年版)

作文往往“在别处”存在着。写作机会无处不在。因此,我们要有 “泛在学习”的意识,让作文向四面八方打开,创造各种表达机会。读、写教学的主要目标是交织重合在一起的。在阅读教学中,要寻求二者的“耦合点”,做到读写一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口语交际就是“用嘴去写”,口语交际与写作自然相通。在综合性学习中,学生参与各种体验活动,自然有很多“写”的因子。每个人他们都有表达与交流的愿望,都是信息的写作者、发布者、传播者、阅读者、评价者,而网站、个人空间、微博、短信平台等媒体的广泛应用,为表达与交流提供了新的工具、新的空间、新的机会、新的表达方式。写作不仅可以用纸和笔,还可以用电脑,用手机,还可以加上照相机、录音机等工具,图文甚至音频、视频介入,更加生动活泼。不仅作文课上才写,无论何时何地都可以写。指向“语言文字运用”的语文教学,听说读写一体化、生活化。


作文联结着健康的生命。童年有什么样的经历,建立了怎样的言语经验,这对“言语生命的生长非常重要。真正把握住新课标的精神内涵,才能站在儿童发展的视角去实施作文教学。


 


 


 

《写作教学新思维》有1个想法

  1. 非常欣赏魏星老师这篇关于“作文教学”的博文,我觉得解读中落实了新课标关于“作文教学”这一切点的探讨,有理有据,很有操作性,让我这个在一线作文教学方面做过一些尝试和努力的小兵感同身受,受益匪浅,谢谢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