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喻:鱼·渔·渔场

鱼·渔·渔场


□魏 


116在广勤中学督导,武和平校长在介绍该校的“导学练”模式时,深刻地反思了鱼”与“渔之间的关系。前者只能让人一日得益,后者却能让人终生学会一项谋生技能,“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


我突发奇想:如果授人以渔场呢?只简单地交给方法,而不把学习者带进渔场,又怎能学会捕鱼呢?给学习者一个渔场,他自己接受实际锻炼,在实践中摸索,攻坚克难,自然地学会捕鱼的方法。况且,这样还可以锻炼胆识,磨砺性格,促其积极地地迎接生存的挑战。这样来看,授人以渔,不如授人以渔场


时代对人才的需求,已不再是记住更多、更深的知识,也不再是掌握一招一式的简单技能。饱读经书,一辈子抱住前人经验不放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显然,靠老师传授,应对不了未来生存的挑战。比知识和技能更重要的,是能力、胆识、智慧、健全的个性和正确的价值观念。因此在课程教学中,我们要给学生提供渔场,创造更多的时空,更多的机会,更佳的资源和环境,让学生自己动起来,在主动探索中获得,在主动探索中学会,在主动探索中体验捕鱼的艰辛和快乐。


有两位教师执教辛弃疾的词《清平乐村居》,他们都想让学生学会学习,但效果迥异。第一位直接告诉学生学古诗词的步骤和方法,第一步知诗人,第二步解诗题,第三步明诗意(并告诉学生应该怎样明诗意)……这样学生虽然掌握了三招两式,但封闭了他们的思维空间,没有调动起他们的积极性和创造性,情感态度、认知策略等也就谈不上自我生成与发展。第二位教师没有事先授人以渔,而是大胆地把学生抛入文本这个渔场,让学生直接进行尝试性阅读,然后自由展示学习成果:老师怎样知道你已经读懂课文了呢?学生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有的看图讲诗意,有的联系语境猜诗意,有的引用资料谈见解,有的提出阅读中发现的问题,有的朗诵抒发感受,有的还想把这首词唱出来、画出来……课程目标就这样达成了。当然,课堂开放了,学生自主了,不确定性的因素增多了,风险也就加大了。但这样的教学充满了冲突,充满了激情,充满了智慧,充满了挑战,这不正是新课程所期待的境界吗?


就其本质上说,广勤中学的“导学练”是为了解放学生的学习力。学校强调将学习前置,利用“导学案”让学生充分自学,尝试解决一些问题,并提出自己的问题,教师在根据实际的学情,有针对性地练习,进而实现“不教而教”——这不正是“渔场教学”吗?学生在课上最大的痛苦在于,对于自己早已经知道的东西,老师绕来绕去地讲个不休;而最需要老师指导的内容,教师却又视而不见。将学生抛入“渔场”,学生在“打鱼”的过程中出现一些问题,教师能够准确判断学生的学情,在需要帮助的时候给力,这样才能彰显“师傅”的价值。学生面对的主要困难是什么?怎样帮助学生克服这些困难?学生的兴奋点会在哪儿?怎样调动学生参与到“渔场”中,教师怎样做?学生怎样做?怎样去评价学生?站在这样的角度设计教学,把课堂变成自主、合作、探究的渔场,让师生都能遇见未知的知识,遇见未知的自己,我们的课堂才会发生根本性的变化。


从某种意义上说,崇安区推出的“主动发展日”即是渔场课程,它要求师生自我开发、利用资源,在审美训练中学审美,在技能训练中学技能,在劳动中学劳动,在生活中学生活,在研究中学研究。它还要求学校与家庭、社会携起手来共建大渔场,到自然中学自然,到社会中学社会。在一次调研中,一位校长畅想学校如果有一个地球村就好了,这里有四季可参与收种的大片农田、科学蔬菜园、农作物博览园……学生可以放开眼睛看,放开嘴巴说,放开双手做!我为这位校长的“渔场意识”叫好,教育的使命不就是为学生创造更多的可能性吗?


把学生带进“渔场”吧!——渔场中有“鱼”,也有“渔”。


      

《隐喻:鱼·渔·渔场》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